人物访谈

专访曲协主席姜昆:在浮躁的社会风气中要保持节操

字号+ 作者:陕北人物频道 来源:人民网 2014-01-22 09:57 我要评论( )

编者按:著名相声大师、表演艺术家姜昆,再次当选为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我没有想到大家还把我推到这个位置上,心存感激。上任后,他发表第一次讲话时尖锐地提出


 
  编者按:著名相声大师、表演艺术家姜昆,再次当选为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我没有想到大家还把我推到这个位置上,心存感激。”上任后,他发表第一次讲话时尖锐地提出:从艺人员在浮躁的社会风气中、市场大浪潮和多元文化的冲击下,要保持节操,要有高尚的品德和操守。他直言看不惯一些人,用今天的眼光指责付出全部心血的老艺术家们,“我觉得缺少敬畏之心”。近日,人民网文化频道来到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独家对话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秘书长、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姜昆,以下为采访实录:
  
  【谈再当曲协主席】
  
  [文化频道]:姜昆老师,2013年11月29日,您当选中国曲艺协会新一届主席,上任后您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您的生活有没有变化?
  
  [姜昆]:咱们是一个网络的采访,我就想通过网络采访跟网友交换一下思想。我在中国曲艺家协会主持工作的时候,曾用四个字来形容中国曲艺的情况:“岌岌可危”。因为生存状况存在危机,尤其民间的一些艺人,一些国营团体。经过这几年工作以后,随着国家艺术的繁荣和发展,随着国家经济的崛起,大家现在的地位、整个生存状态已经好多了。这时候需要什么?我在马季老师去世六周年的时候,就给我们中国曲艺家的理论工作者们,讲了我当主席以后的第一次话。
  
  马季给我们留下了艺术家应有的操守
  
  虽然马季老师已经走了五六年,但是我们每天还听到他的相声,在电台上、电视上,东方不响西方响,南方不响北方响,反正总有他的相声,好象一时一刻都没有离开我们。他给我们老百姓留下了欢乐,但是给曲艺人留下了什么?我就给他们提了这么一个课题。我认为,他给我们留下了操守,作为一个文学艺术家,一个曲艺家,应该有什么样的操守。马季老师在他获得终生艺术成就奖的时候,几乎所有观众都能看到,他拿着麦克风手都在哆嗦,他在去世前不到一年的时间,他获得艺术成就奖,他说了很多话,最难忘的一句话,他说“这一生当中,我最值得欣慰的事情,就是在那个最艰苦的岁月里,我依然顽强地写了几本相声”。谈到这儿,还有很多人无动于衷。从我们这个时代过来的人,大家都知道指的是什么,就是在那段时期,他还坚持写《友谊颂》、《高原彩虹》的相声。
  
  有些人对老艺术家缺少敬畏之心
  
  人们现在还都能记得《友谊颂》,在坦桑尼亚、赞比亚,中国的志愿者到那里去援助非洲人民的一个故事,这是友谊颂。那时候应该是冰天雪地,非常极其寒冷的政治环境和社会环境,他依然满腔热情,用自己那颗心温暖大家,去温暖生活,我觉得这个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的。可是我们现在舆论,有人说马季只会歌颂,好像说他是“应声虫”。在整个社会浮躁的氛围内,还有一些人蔑视权威、无视传统,尤其是对我们的艺术家,尤其是像对马季老师这样的有贡献的艺术家,我觉得缺少敬畏之心。
  
  艺术工作者应是“灵魂工程师”
  
  在整个艺术界,我觉得操守是非常重要的。用什么样的品质、什么样的品德、什么样的风格去继承中华民族传统的曲艺艺术,用什么样的心境去对待自己一辈子所忠于的事业,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不能这山望着那山高,今天干这个,明天干那个,然后在众说纷纭面前、社会浮躁面前,不知所措,在市场大浪潮冲击下、在多元文化的冲击下,保持不住自己的节操。我当时给他们提了这个比较尖锐的问题,大家听了,想“你怎么说这话呀,不是冠冕堂皇地跟我们讲大道理,而是提出这个问题。”
  
  我深深地感受到,在文艺队伍里,从事文化艺术的人员,首先应该有一种高尚的的品德和操守,能够对得起人们所称呼的“灵魂工程师”;如果没有这种品德和操守,很难承担起今天文化艺术繁荣的任务,我是从心里面说这样的话。当一些老艺术家把他们全部的心血,甚至是生命都献在舞台上,有些人还用今天的眼光去指责他们,我真是看不惯。我说这不就像武松打虎的时候,你不去打虎,你躲在树后头,等武松打死虎,你出来说,“你第一拳打错了,第一拳应该封它的左眼,你的武拳也打错了,你没打着它,为什么不躲它一下?”这有什么意思。所以,我呼吁所有中国的曲艺家们,首先要从精神上、各个方面要严格要求,使艺术和整个曲艺人的成长同步进行。
  
  要看我演出就上第一线
  
  [文化频道]:作为一名大家喜爱的相声演员,在演员和协会之间,您是如何转变的?
  
  [姜昆]:我现在更多的是从事组织工作,我当了十年广播艺术团团长,一直做组织工作,然后又在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做了三年的曲艺研究所的所长,又当了六年曲协的党组书记。现在我来到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工作,在这里工作二年后,大家又重新把我选到主席这个位置,我心里真是心存感激。
  
  咱们说句老百姓的话,你在那里干了六年了,你多多少少得得罪点人吧,得遭点怨吧,甭管怎么样,你是头,你是管人家的,你今天说这个,人家不干,在这样的环境下,总得得罪人吧,但是没有想到,大家还把我推到这个位置上,心存感激。感激用什么来表达,只能靠我自己努力的工作。所以,我现在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用在跟曲艺家协会的志愿服务团、中国文艺志愿者服务团,到基层去演出。
  
  我前天刚从深圳移民文化的曲艺大奖颁奖的晚会上回来。在颁奖晚会的再前一天,我跟着中国曲艺家协会,帮助江苏的曲艺家协会完成一次“送欢笑下基层”的任务,在郴州,和一些南方的曲艺家在一起。
  
  明天,我们就要赶到丹江口,去慰问水利战线上很艰苦作业的工人同志们。过两天我们还要到卫星发射基地,他们把嫦娥,包括这次把波利亚的卫星发上去,我觉得这都是为祖国争光,所以,我们要到大戈壁沙滩上去慰问他们,这些都是我现在的任务。有时候大家说,“姜昆,我怎么看不见你演出呢?”我说,“你不上第一线,你上第一线就看得见我演出了。”
  
  【谈中国曲艺现状】
  
  曲艺应追求雅俗共赏的高端文化
  
  [文化频道]:您怎样看待中国曲艺的现象,曲协如何更好发挥作用,您有何构想和计划?
  
  [姜昆]:现在中国曲艺的现状是呈向上的趋势,也遇到现在最好发展的时候,为什么?现在是多元文化并行,尤其是娱乐文化的发展,给了曲艺表现一个很大的空间。
  
  我从来认为娱乐文化应该是我们中国曲艺艺术的一个基础。大家都知道,曲艺是民间说唱艺术,这种说唱艺术就是老百姓口头艺术逐渐集中起来的。但是,我个人感觉现在的曲艺分三大领域:一个是在起源当中,一个叫做“市井文化”或者“乡村俗文化”,现在已经脱离边缘地带,走上城市的大众娱乐文化。我认为,真正曲艺文化追求的应该是雅俗共赏的高端文化。我们究竟要走到哪个流去?应该都有,市井世俗的也有,大众娱乐的也有,最后要走到这个高端文化,它有一步一步升级的问题,我们逐步往上走,而绝不应该从上面砍下来,弄到塔座上去。
  
  我个人感觉,中国曲艺艺术现在底座非常之大。现在全国小剧场有上千家,北京现在有几十家,当然有些东西自生自灭,但是你可以看出整个方兴未艾,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走进了小剧场的舞台,然后走进小剧场的观众席。
  
  前不久,我看了一个脱口秀的表演叫《北拖》,上台即兴讲话。我说你们演的东西有35%我不同意,不喜欢,但是65%我认为不错,挺好的,我向你们发扬。但是,我也告诉他们,脱口秀和相声绝对不是一类东西,完全是两个类别,你们是从美国、西方学习的这些东西,里面喜剧因素东西特别多。而相声本身还是有构思、有情节、有故事、有人物,甚至有主题,得把两者的特色区别开。你们搅在一起,认为脱口秀就是相声,相声就是脱口秀,那是不可以的。
  
  再一个,我还诚恳地表达了,你们还需要往上走,需要提高,不要满足于个人情绪的发泄,不要满足于靠哗众取宠得到效果。我说,在文化艺术价值方面,大家还是适当的有点选择。我知道他们都听进去了。
  
  [文化频道]:刚才您提到年轻人的脱口秀这种表演方式,它对传统的相声表演方式有一定的冲击,您怎样看待如何唤醒这些年轻人对传统曲艺的热情?
  
  [姜昆]:我不同意这句话,我认为没有冲击。因为这两个是不同的层次、不同的时尚、不同的文化需求。相声艺术,你走进小剧场看一看,并不是每一个相声剧场的观众都是相同的。我曾经在天津演过赵津生演的相声,那个相声涉及的都是60岁以上的,60岁以下就没有。
  
  你看脱口秀那一块,50岁的人都少,这是不同层次、不同的文化需求,你指望脱口秀冲击相声,冲击在什么地方。过去说小品冲击相声,我也不同意,相声演员都可以演小品。你问问哪个小品演员演相声去了,没有。我觉得小品冲击相声还有情可谈,怎么冲击相声,你说相声没有优秀的剧目以后,占领的舞台少了,小品占领的舞台大了,这个无可非议,为什么?因为它年轻,年轻的占领舞台。比如,我们文学艺术基金办公室,基本上都是80后、90后,50后就我和副秘书长俩人,这屋里如果都是50后,那不是单位,是养老院,所以不能这样讲。
  
  社会素质偏低与文化教育缺失有关
  
  [文化频道]:刚才提到如今社会风气比较浮躁,道德滑坡,不少人会追捧恶俗的艺术,作为德艺双馨的艺术家,您认为艺人如何释放正能量?
  
  [姜昆]:我是个人感觉,倒没有讲道德滑坡、恶俗,我只是认为,目前社会存在一些问题,包括道德标准的水准下降,整个社会素质偏低。我个人认为,这与长期以来,文化教育各个方面存在着缺失有关联。我曾经在台湾去看一个展览,有一小孩从我前面过,他妈妈一下把他拉回来说,“孩子,不可以在叔叔面前走,这是我们规矩,每个人都要懂的。”然后,孩子就到后面去了,这是平常的社会教育。
  
  我们在台上演出,有时候观众把孩子往上一抱,说,来和叔叔照个相,我说我还说不说(相声)呢。最起码最基本的一些社会礼仪、道德素养,在社会已经缺失了。这是有原因的。
  
  公众人物要有文化自觉
  
  缺失本身就说明我们国家的人文素养断层,所以,有人说,现在的大学生可能要补小学生的课,小学生相反在学大学的知识。现在社会变成这样,我认为不可以。我经常跟他们讲,有的演员,尤其是一些歌星,他们很想出名,但是在他们还没有做好各种思想准备的时候,就突然一下出了名了,一下子成了明星。成了明星之后,我认为,随之而来的问题应该是怎么去当好明星,但在这方面他们缺乏一些思考,社会也缺乏这方面的要求和舆论上的监督。
  
  大家都知道我有一个加拿大学生,大山。前不久,他从加拿大回来参加活动,他说,师父,我有一件事情弄不明白。我问他什么弄不明白。他说,我们当初到中国的时候,身上要有点毛病,或在社会上舆论不好的人,根本不可能上报纸、上电视。但是,他现在觉得身上要是没毛病的人,反而上不了电视、上不了报纸,非得有一点毛病才能上。
  
  我听完以后,并没有笑,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悲伤的事情。过去我们认为某些人各方面不太注意的时候,这些人在舆论上会被批评,但现在反而成为了一种推崇,一种自己制造商业、制造吸人眼球的手段,我感觉这个风气非常不好。但是,你指望把它一下子扭转过来,我估计也扭转不过来,就像现在说雾霾那么多,能不能做一个大的抽风机,一抽,把它抽走过滤出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它面太大了。断层的时间比较长,缺失的东西比较多,一下子把污染的东西全部弄掉,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所以,我觉得现在社会教育,尤其对人文素质的教育,对职业道德的教育,还有对品质修养等各方面的教育,可能需要全社会共同的努力。演员、艺术家,还有一些经常露面的公众人物,我觉得首先应该担起责任来,没有人要求你必须要怎么样,我觉得这是一种文化自觉吧。
  
  了解曲艺文化应像背“小九九”
  
  [文化频道]:说到传统文化教育,我记得您曾经建议,在基础教育阶段开设传统文化课程,您认为传统文化课程如何发挥它的积极作用?
  
  [姜昆]:我昨天从香港回来,我去参观了一个签字仪式,就是中国优秀的传统国学教育素材走进了香港中、小学课堂。我是“十二五”课题的专家组成员之一,我在全国政协连续两年提出,希望传统教育走进国学课堂,走到小、中学生面前,不管是作为正式的学科教育,还是课外读物,这方面的内容都不应该缺失。
  
  我也带领着中国的曲艺家们,写了一本《中国曲艺曲种》,专门讲述相声是怎么回事,双簧怎么来的,山东快书是从哪来的,少数民族的格萨尔王是怎么来的,我们的评弹是怎么唱的,福建都有什么样的曲种……我觉得通过这本书,大家对中国曲艺的种类会有最基本的了解,可能会得到最浅显的知识教育。我认为,作为中国文化的传承也好,作为一个普通的读者也好,都应该具备一些基本知识,就像我们学算术的时候要背“小九九”一样,最起码这是一个基础,这样你才知道9分钱一个,给你9个,是八毛一,一下子算出来了,不像美国人似的,九加九是多少,再加九是多少,不至于这样,因为我们有“小九九”的基础。
  
  我们的课本成功进入香港中、小学,和他们教育联合会共同签署了协议,是一个很大的成功,为什么这样说呢?这说明了香港同胞对祖国优秀传统文化的认同。所以,你可以看到在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办公室,摆着《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弟子规》,还有唐宋诗词的精选,这些都是送给孩子们的。
  
  我特别忘不了我小时候,我的父亲是学文学史的,他经常教我背一些诗经、唐诗宋词,甚至包括元曲。那时候我都不理解,我背的简直像念经一样,都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但是,今天回过头来发现,这些用文化打下的根基,对我的事业太重要了。所以,我特别希望小学、中学的同学们,现在把自己的时间好好安排安排,手机、IPAD、电视是你生活的一部分,但别忘了,它只是一部分,你还应该有别的部分,不能把它变为全部。
  
  【谈春晚作品】
  
  对春晚节目没有信心
  
  [文化频道]:您之前提到过已经接到冯小刚导演的邀请,最近网上也流传了一份春晚的节目单,您在其中,能不能和我们聊一下您的春晚作品呢?
  
  [姜昆]:和大家说句老实话,基本上,我对春晚的节目已经没有信心了,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原来定的节目,包括我和冯小刚一起定的节目,我感觉有点时过境迁。我已经试了很多次了,确实是不一样了。比方我给你讲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大家都听过我的《虎口遐想》,我掉老虎洞里,冲着前面说,“你们能不能打个电话,通知一下动物园,让他们过来救救我?什么?附近没有公用电话?”我们说“公用电话”这个词,现在哪有公用电话,我问90后、00后,什么叫“公用电话”,他知道吗?我会说“送彩礼”,我要彩礼,漫天要价,要什么呢?一套家具带沙发,二老负责看娃娃,三转一响加房子……你知道“三转”是什么吗?彩礼“三转”,第一转是必须送一辆自行车,再一转是手表,第三转是缝纫机。现在谁家还有缝纫机呀,我现在这样一说都成笑话了,所以时过境迁。
  
  时代已经变化,指望着让我们用一些过去的题材,在新环境中依然能发出光辉来,是不太可能的。但是它如果放在博物馆里,放在一个它所应该处的位置,它应该有存在的价值,就像过去曾说的那些相声,大家一听还能欣赏,他的欣赏带有一种共鸣,一种回忆的欣赏,让大家回忆起共同走过的岁月,时代的痕迹。所以,跟我们现在要求的现场互动、联动,我觉得相去甚远。我更情愿把这个舞台让给更年轻的同志,冯小刚也讲了,最后谁上、谁不上要有民意,让老百姓喜欢的上。以人民大众为导向,用这个来判断一个艺术作品的成与不成,我认为这是一个标准。
  
  [文化频道]:我们期待在台上能看见您。
  
  [姜昆]:我有时候老跟他们讲,我有雄心大志,只有最后一口气我也要战斗在舞台上。大家说,你有最后一口气,在ICU里面待着,给你插上管,给你输氧,都给你弄好了站在舞台上。你是有点雄心壮志,豪情满怀,但谁受得了呀。所以,必须承认这个事实,舞台应该让给更年轻的同志。
  
  曲艺界的人要“学习文化”
  
  [文化频道]:您在舞台上风趣幽默,在台下文采斐然,您之前还出版发行过自己写的书,您跟大家分享一下对您产生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是什么?
  
  [姜昆]:我们这些人,尤其是50后出生的人,在看书这方面,跟现在年轻的同志来比的话,有一份骄傲,为什么呢?因为读的书还是比较多,比如世界上大多数名著,不说整个通读,基本也都浏览过。像巴尔扎克的作品、契科夫、托尔斯泰,还包括马雅科夫斯基的诗歌、泰戈尔的著作,还有一些关于人文科学的书,读的书确实比现在的同志们要多一点。
  
  对于我们自己来讲,整个书籍、知识的这种积累,用功于什么?用功于自己的专业。人一辈子如果只会读书的话,别的什么事都不干,其实也没有用,他生活在自己的一个人的世界当中。过去有一句话,叫“读书死,死读书,读书读死不如不读书。”所以,我们看了那么多书要用起来,比如,我就用在我的创作上。前不久,我写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是《二人转怎么转下去》,我非常尖锐地提出自己的观点,一点不含糊。
  
  我把文章写出来,比较有条理,分门别类,这取决于我平常看的书。对于文采飞扬,我觉得那不去炫耀,就是如实地表达自己的真实感情,而且把自己内心的独白,表达给你想让他知道的那些人。我觉得有时候让人看到第一是比较实在,第二不做作,更重要的是,能够看到很真挚的情感,不是很矫情的东西,这是很重要的。
  
  [文化频道]:如果让您向网友们推荐一本值得看的书,您有什么好的推荐?
  
  [姜昆]:说实在的,现在我女儿现在经常批评我,“爸爸,你最大的毛病就是不大爱读书。”我说,我读书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所以,你问我现在最喜欢读的一本书,我真是说不出来。我看的书也比较杂,我家里给我评价,包括我父亲生前给我的评价,就是“一瓶不满,半瓶子挂挡”,爱好非常之多,兴趣非常之广,什么都会好象沾一点,但什么都不精,什么都不透。所以,你让我跟大家说读一本书,举出来的话,我很难说出来。如果要我说看得最多的话,还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尔·柯察金的。
  
  2013年,感觉自己很快乐
  
  [文化频道]:岁末年终之时,如果用一个字或一个词总结您的2013,您会用哪个词?
  
  [姜昆]:我就一个“乐”字。
  
  [文化频道]:为什么?
  
  [姜昆]:这一年,所有人看到都是“累”,说你的眼睛有点发红,看你睡眠不足,而且今天看你在这儿,明天看你在那儿,国内国外四处跑,你累不累呀?我说“乐”。我说,如果没有一种很欢乐的态度和心境来对待这一切的话,根本经不起这么繁忙的体力劳动和奔波劳碌,基本上是饥饱、劳碌、走南闯北,但是我自己感觉很快乐。我不希望有一天我想走的时候,人家不带我去了,或者我自己走不动了,我不希望这样。我今年63周岁,但是他们说看着我的精神劲,还能干个十年,我说应该没问题。
  
  [文化频道]:您的精神非常好。姜昆老师,借您刚才的“乐”字,祝您新年快乐,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姜昆]:谢谢。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