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直通春晚》导演魏党生,讲春晚背后的故事

字号+ 作者:陕北人物频道 来源:《环球人物》 2014-01-22 10:26 我要评论( )

初见魏党生,他身穿一件蓝色的羽绒服,发丝凌乱、眼睛红肿,却依然面带微笑。这位46岁的电视导演,刚刚开完一天之内的第七个调度会,他的面前摆着一张节目调度总

  
 
  初见魏党生,他身穿一件蓝色的羽绒服,发丝凌乱、眼睛红肿,却依然面带微笑。这位46岁的电视导演,刚刚开完一天之内的第七个调度会,他的面前摆着一张节目调度总表,上面用铅笔密密麻麻地写着直播时需要注意调整的事项。
  
  要直播的电视节目叫《直通春晚》。算上2014年,魏党生已参与了12届春晚的筹备工作。在采访中,他不时点燃一根烟,“我需要这个来保持精神”,不过他也常常被自己讲述的故事逗乐,眼睛笑得弯弯的。
  
  “拆门”办春晚的一次尝试
  
  环球人物杂志:当初怎么会想到要办《直通春晚》?
  
  魏党生:春晚一直都想老少咸宜,但在如今这个文化多元化的时代很难做到。俗话说“高手在民间”,民间或草根的元素非常受欢迎,可怎么让这种元素真正在春晚中体现出来,是个难题。2009年7月30日,综艺频道总监张晓海(1989、1996等年春晚总导演)拿着“我要上春晚”这5个字来问我的想法,我当时就觉得它应该是一档为春晚选人的选拔类节目。张晓海一听,当即拍板。一个月后我们就开始录制了。
  
  2010年9月,《我要上春晚》正式开播。这个节目不设门槛,从全国寻找草根明星,还设立了网络互动窗口,演员的人气由网友说了算。《直通春晚》其实是《我要上春晚》的特别节目。选手都是由全国热门综艺节目选送的,比如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送来的就是平安、金池、张赫宣,香港无线电视台的《超级巨声》、台湾台视的《超级偶像》、央视的《星光大道》、东方卫视的《声动亚洲》、青海卫视的《花儿朵朵》等都有选手参加。让各台的选秀“精英”们站在同一个舞台上,来一场华山论剑,光想想就觉得很有看点。
  
  环球人物杂志:对选送的《直通春晚》综艺展演节目,有什么样的标准?
  
  魏党生:一是希望具有当地特色;其次是符合春晚需要,比如说春晚的节目一定要是祥和、热烈、喜庆的。
  
  环球人物杂志:所定的这些节目一半都是名噪一时的选秀节目。有位喜欢《中国好声音》的网友就说:“好声音学员的人气之高已经不需要春晚来宣传了,反倒是春晚需要靠这些选秀的人气王来吸引观众的眼球,增加春晚节目的新鲜度。”对这种评价,你怎么看?
  
  魏党生:这些选秀节目都是观众关注度较高,同时也蕴含正能量的。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春晚更贴近观众。这其实也是“拆门”办春晚的一种尝试,要能恢复上世纪80年代春晚那种轻松、随意、温馨的氛围,就更好了。
  
  创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环球人物杂志:你参与筹备过12届春晚,可以说是“老春晚”了。你与春晚是怎么结缘的?
  
  魏党生:我上学学的是电子技术专业,1986年加入了央视技术部,开始4年一直做和电视节目不沾边的动力系统维护工作,直到遇上了后来成为春晚总导演的孟欣(1998年春晚总导演)。她请我担任《东西南北中》的制片主任。此后,我又参与创办了《同一首歌》,开始从事编导和导演工作。在春晚节目组里也是这一路径,刚开始做技术维护,后来做制片主任、副导演。
  
  环球人物杂志:参与的众多春晚里,感觉最折腾、最难熬的是哪一届?
  
  魏党生:我自己感觉是1998年第一次做春晚制片主任时。那年正好1号厅首次投入使用,是新场地,一切都不可预见。所有人都很紧张。我在前期就很忐忑,因为1号厅原本是个花园,为春晚专门改建的,我得负责监督工程建设和舞台布置,真的是在赶时间,就怕不能如期交付。
  
  磨合过程也挺费周折,比如一开始1号厅是圆拱形的,声音效果不好,后来又重新做了二次改造。也出过事故,比如说机械舞台部分、升降台之类。有一些太复杂的想法,我们没敢在直播当中使用,就简化了,而且当时技术人员使用设备还不是很熟练。
  
  环球人物杂志:你与郎昆(1991、1994、2009等年春晚总导演)、孟欣、哈文(2012、2013年春晚总导演)等都合作过,这几位导演各有什么风格?
  
  魏党生:孟欣作为女性,对情感的挖掘十分独到。她抓住了人们内心的一些情绪,比如那年王菲和那英合唱的《相约九八》,就把香港回归那种喜悦成功地融入到了老百姓的心里。
  
  郎昆则是在春晚的色彩、画面上实现了突破。他也很注意对舞蹈类节目的选拔。比如2005年春晚让《千手观音》大放光彩;2009年春晚也有《蝶恋花》那样追求音画布景的舞蹈。
  
  哈文也是女导演,但她很能控制场子,更雷厉风行一些。而且她有魄力,敢于去尝试,起用了一批新的相声演员去充实语言类节目,比如让开心麻花登上了春晚舞台,还邀请了一些境外的艺人来助阵。
  
  环球人物杂志:近些年,公众和媒体对春晚的批评声不断。其实每一任导演都有要办好春晚的压力,也都经历过尝试。在你看来,他们的努力在转化为实际效果上,哪一步最困难?
  
  魏党生:其实努力与尝试在春晚最初几届就开始探索了。1983年,春晚导演组曾对公众开放了4部热线电话,在节目进行的同时,观众可以向现场演员点节目。那个时候,姜昆等相声演员的节目是观众点播的热门。1985年,导演组将春晚的舞台直接搬到了工体馆内,这也是一种大跨越的尝试。
  
  但最终展现在观众面前的新变化可能只是很小一部分。比如2009年那届春晚,我做的是视频导演。那一年是第一次大面积使用视频,当时宋祖英和周杰伦有一个歌曲上的跨界表演,我们在视频制作上就希望体现民歌和流行歌曲不同的特点,做了一个三维“动起来”的造型,制作难度非常大。光那一个视频,制作了40天。但到了现场,视频和周杰伦的动作总是对不上,经过反复排练才实现配合。所以创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2013年《直通春晚》节目录制现场。
 
  要走进人们的内心
  
  环球人物杂志:2014年春晚即将上演,这次导演冯小刚的加盟让很多观众充满了期待。你对他有什么印象?
  
  魏党生:他言笑不多,但绝不是一个严肃的人,只是话不太多。他对我们的选拔没提什么要求,感觉还是在看晚会目前的结构缺什么,然后再从栏目中找这样的元素。我期待他能将贺岁片和喜剧的元素带进春晚中。
  
  环球人物杂志:从一个春晚“圈内人”的角度来看,怎样的春晚才算是一台好春晚?
  
  魏党生:能给观众带来欢乐,让大多数的电视观众能够喜爱,能在除夕之夜给观众带来愉悦和艺术享受的春晚就是好春晚。
  
  环球人物杂志:对今后的春晚有什么样的期许?
  
  魏党生:这30年变化太大了,从设备的使用到画面都有飞跃。但是内容上,如何和观众的欣赏口味相吻合,已经成了春晚导演的难题。可以看到大家有很多创新,邀请的演员从港台到国外,艺术表演的形式在增加,民间的元素也在不断加强。但我觉得,可能更多的还是要走进人们的内心,跟观众更近一些,要捕捉到人们内心的微妙的东西。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