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陕北

威廉:从“特务”到“榆林荣誉市民”

字号+ 作者:高秋燕 来源:原创 2014-04-01 15:05 我要评论( )

威廉:从 特务 到 榆林荣誉市民 文:高秋燕 98年作者和威廉合影 作者和威廉在镇北台合影 威廉和周吉斌在市公安局门前合影 威廉,英国人,58岁,长城学者和长城保

威廉:从特务榆林荣誉市民

文:高秋燕



98年作者和威廉合影



作者和威廉在镇北台合影



威廉和周吉斌在市公安局门前合影
 
    威廉,英国人,58岁,长城学者和长城保护的倡导者。由于20多年前的一次长城独步行走让他与中国、与长城结下了不解之缘。他是国际长城之友协会的创办人,对长城的研究与保护做出了贡献。他曾荣获在中国的外国人最高荣誉----“友谊奖”,接受中央领导的接见。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授予他“帝国勋章”。而他最为自豪的就是“在中国长城捡垃圾的外国人”和“榆林荣誉市民”称号。目前,他和妻子吴琪,两个儿子杰米、汤米常住北京。

儿时的梦想与长城有关

    威廉用“注定”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的梦想。
    当威廉还是个11岁的小男孩的时候,在世界地图上看到了以雉堞线标出的长城图标,然后就梦想着自己长大后一定要到那里去旅行。
长大后,他和哥哥尼克沿着英国的哈德良边墙越野跑。(哈德良古城墙是由古罗马人于两千多年前修建的,逶迤英格兰北部,横断大不列颠岛,全长只有一百多公里。)正是在哈德良古边墙上,威廉儿时的长城梦被重新点燃了。
当时的中国处于改革开放时期,向全世界敞开了大门,这也给威廉提供了一个了解长城的绝佳时机。
 

“必须让这个外国人离开榆林”

 
    1986年,威廉终于踏上了去往中国的旅行。遗憾的是,当时正值8月初,天气干燥炎热,他从山海关出发,没走几天,长城就在他眼前消失了,加上高温缺水,无法前行。他决定改变出发地点,从长城的西端嘉峪关开始。8月底,他又从嘉峪关启程,但又因为水土不服,病了,上吐下泻,加上脚趾骨断裂,在当地医院住了半个月,就匆匆结束了这第二次旅行。
两次中国之行失败后,威廉进行了为期半年的准备:一,把身体练得更棒;二,阅读了当时为数不多的关于中国和中国长城的书籍。三,通过熟人介绍,让英籍华裔女作家韩素音给他写了一封介绍信,信的内容大致是这样的:中国的朋友们,威廉是英国人,他喜欢中国,喜欢长城,他不会汉语,请你们给予他帮助。
带着这封信,威廉底气十足地再一次踏上了去中国的旅途。
    1987年4月,威廉第二次从嘉峪关出发。这次行走路途中遇到的困难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当时西北地区的自然生态环境恶劣,春天里,风沙肆虐,吹得他睁不开眼睛。独自行走在长城上的威廉,有时一两天也见不到一个人、一个村庄。饿了他就啃干粮,渴了就喝凉水,累了就歇一会儿,晚上只能睡在睡袋里。
    最令威廉苦恼的不是恶劣的气候,不是辛苦的跋涉,而是行走在甘肃和宁夏段的过程中,他被警方几次认出,劝他终止旅行。但他离开公安局,仍是继续向东,不去理会警察们的劝告。
威廉第一次与榆林警方的接触是在定边,那时他沿长城进入定边后,很快就被当地的老乡发现了。你想这也是很自然的事,威廉人高马大,1.9m的个子,一个人背个大包行走在荒凉偏僻的长城沿线,一眼就会被人看到。一旦发现他是外国人,人们自然就会非常警觉。
在定边,威廉接受的惩罚是“必须把这个外国人再送回宁夏盐池方向,让他离开榆林境内”。在押送威廉的途中,威廉借上厕所之机,趁警察被一阵沙尘吹迷了眼睛的时候,背起包,霎那间滚出了沙丘,一口气跑了上千米,直到看不到警察和警车。从警察眼皮底下逃脱后,威廉避开村庄,更加小心翼翼的行走。   
    可是噩运还是撞上了威廉。在横山,他又一次被老乡发现,于是就被派出所的警察关在一间屋子里,等待县上公安局和地区公安处的命令。随后,威廉被横山警方带到了榆林。
    “这里的警察,非常不可思议,他们非常严厉”。当时看管威廉的年轻警察叫周吉斌,威廉称他是“全世界最厉害的警察”,因为周吉斌每天的任务就是看管威廉。他搜查了威廉的背包,没收了他的相机和护照,曝光了许多胶卷,搜走了一些资料。他规定威廉不能离开宾馆的院子,不能接触其他人,不能打电话。
直到有一天,周吉斌用不十分熟练的英语给威廉下达了两个通知:一个是因为非法入境,罚款150元;一个是限期离境。可是当时的威廉身上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交不起罚款,最后,威廉联系到一位在北京工作的朋友,让他通过电汇的方式把钱汇到榆林,就这样交了罚款的他才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威廉是我在榆林见到的第一个外国人

    我是榆林学院1984级英语系的学生。我们是首届学外语专业的学生,那时候学校条件不好,没有外教老师。1987年,已经大三的我们学专业英语三年了,都还没跟外国人说过一句话,现在讲起来,就像笑话一样。记得同班有来自延安的同学,他们就经常讲假期里跑到宝塔山、杨家岭找老外义务做导游的经历,而我只有87年春节跟父亲出差时,在西安大雁塔遇见一拨美国的中学生聊过几句英语的记录。
   当我的好朋友张青(原榆林宾馆服务员)告诉我,榆林宾馆里住了个外国人,我就跑来练习口语。
我俩见面后,她说,这个老外你稍微注意点儿,公安局的人说他可能是特务。
怎么这么不巧呢?这是我在榆林好不容易见到的第一个外国人,怎么会是特务呢?不管三七二十一,练练口语再说。心想我一个学生,反正我也不知道什么“情报”。
    记得当我走进房间时,威廉正在写东西,他说他在写一本关于长城的书,要让全世界喜欢长城的人看到它就能了解长城,了解它的过去和现在。威廉还拿出来一张很大的仅有上半幅的中国地图指给我看,告诉我他是哪一天走到哪个地方的。并且遗憾的告诉我警察曝光了他的胶卷并没收了他的相机。
  其实,当我用英语跟他交流时,我已经从心底里开始佩服他,甚至敬慕他了。在我心里,他是一个真正喜欢中国和中国长城的人。我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一个特务。但我又不能对他流露什么,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您放心,警察可能是误解您了,等他们搞清楚您的目的后,他们会归还您相机和胶卷的,他们会让您进行伟大的行程的。
  在对话中,我故意用了“误解”和“伟大”两个词,我是心底里开始同情他了,不愿意看到他这样一个有坚韧不拔意志的人在榆林受这样的打击。
我还问他对榆林这个城市,对镇北台怎么看,他遗憾地摊开双手、耸耸肩,说他什么也没看见,警察不让他走出宾馆的院子。
说起镇北台时,他的眼里流露出一种渴盼,就像是经过沙漠长途跋涉的人看到前面的绿洲一样。他历经磨难,从嘉峪关出发一路向东走了两个月,已经到了榆林却看不到镇北台,可想而知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当我离开他的房间时,正好在走廊里碰见了两个服务员,她们问我,“那个特务是不是在写检查”。我说,他不是特务,他是一个喜欢长城的外国人。
    后来,我在一所学校任英语教师,并兼学校的团委书记。《中国青年报》是我每天必读的报纸。1998年5月的一天,我读到一篇图片新闻,大概就100多字。报道了100多个外国人在北京长城上捡垃圾,并说这个活动是由一个英国人发起,他十一年前曾徒步考察过中国的万里长城。
读到这则新闻时,我的第一个感觉是这个外国人对长城的感情一定很深;第二个感觉是他真的不容易,这么大规模的活动组织起来够累的;第三个感觉是这个人会不会就是若干年前,我曾在榆林遇见过的那个人。仔细一算时间,恰好是十一年前的事。
难道真的是他?我想,迄今为止,全世界徒步考察长城的没几个人,外国人更没几个,1987年考察的更不会再有第二个。于是我提笔就写了一封信,当然,我没有威廉的地址,信只能寄给报道这则新闻的《中国青年报》记者程铁良。
信寄出大约一个礼拜后,我就接到了威廉的妻子——吴琪的电话,她告诉我,记者已经把信转给了他们。从此以后我们就经常联系,起初是写信,后来是电话。近两年我们多是QQ、E-mail、微信联系了。
记得当时吴琪在电话中了解了我的家庭、工作情况后,就问我什么时间去北京,威廉说一定要见见我,我是他记忆中的榆林好人。

北京重逢
 
    记得那是1998年暑假,我应榆林一个剪纸机构的邀请,去北京展览馆参加首届“中国国际民间工艺博览会”。当时我们是陕北地区唯一的一家参展单位,我的主要工作就是讲解和翻译,因为这次参展和表演的国际机构很多。
因为时间比较紧张,我就事先约威廉先生一家来我们的展位见面。那天,威廉是一个人过来的,直到看到他本人,我头脑里那个十一年前模糊的影像又清晰了。是的,他还是那么高的个子,还是那么标准的英国英语。只是他的汉语好多了,我们既可以用英语交流,也可以。用汉语交流。不像当年在榆林时,他只会说几个词,第二天,应威廉一家的邀请,我们一家三口及我妹妹一行四人到他家作客。一进他家,我目力所及看到的除了书,还是书,再就是每面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长城照片,有好多都是威廉自己拍摄的。
    当时,我家孩子杨盾6岁,他家杰米5岁。杰米一个劲儿的叫哥哥,我们大人在谈话,他们俩客厅一阵、卧室一阵、卫生间一阵也玩的很痛快。
吴琪很热情的招呼我们坐下,然后,我们就开始聊威廉离开榆林之后以及他创办国际长城之友协会的情况;我告诉他们榆林的变化,榆林已经开放了。诚意邀请他再来榆林走那段唯一没有徒步考察的长城,补缺他的遗憾。
我记得当时我们用英语聊,遇到我听不太明白的地方,吴琪又给我翻译。聊了大约两个多小时之后,威廉送我一本他的书《Alone on the Great Wall》(独步长城),并在扉页上签下他的汉语名字:洋红军。
这下我又好奇了,吴琪告诉我,为了在毛泽东诞辰100周年的1993年出版一本书《与毛一起长征》,威廉在1990和1991年曾经独步长征。他曾沿着当年红军的路线走过一段长征路,当时多家媒体对次作过报道,其中一位记者写过题为“中国有位洋红军”的文章,他从此就喜欢上了这个绰号。
    我就说,走完长征路到了延安,离榆林很近,你完全可以来榆林的呀!
    他说,我怕,我怕榆林,榆林有全世界最厉害的警察。
    看来,他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走时,除了送我们若干长城明信片外,他还又拿出一本书,并签上了字,让我有机会把书转送给榆林公安周吉斌。
    当我回到榆林,把书交给周吉斌时,他很惊诧,一位老外怎么会记得他呢?于是我就拨通了威廉的电话。
    周吉斌大声说:“威廉,欢迎你再来榆林,榆林已经开放了”。
    后来威廉说,高秋燕再怎么欢迎我去榆林,我也不敢去。看来民间的声音和官方的声音,对一个外国人来说,尤其是对一个在榆林上过黑名单的人来说,确实是不一样的。
    威廉说周吉斌的那个电话就好像给他的心里打开了一扇窗。
    后来在给北大、给人大以及一些驻北京的外国机构进行长城专题讲座时,威廉经常提到这个来自榆林的电话。还有一次给来京参加APECA会议的国外元首及夫人们当导游带他们去长城游览时也讲到这个故事,他们也对榆林充满了向往。

十八年后终于登上了镇北台

    2005年春天,威廉先生第二次踏上了榆林这片土地。这次,他是在做一个课题研究——万里长城·百年回望。就是要按照老照片的位置去许多地方找长城。并说这次来还想见见周吉斌。
    当时周吉斌在榆林市公安局工作,正好在我公司的马路对面(名人风采策划公司在肤施路)。吴琪要求我,事先别说威廉要来,因为到时有个摄制组要拍他俩“第二次”见面的镜头。
我猜想,威廉和周吉斌的见面肯定会富有戏剧性。
后来我决定我要提前帮他找到1987年他徒步长城在榆林段见到的那些人。
那段时间,我就把他写的那本英文版的《独走长城》读了一遍,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了当年定边石洞沟派出所的姬文强、郝滩林场的冯敬海场长、横山福利院的胡俊山老人,以及当年榆林宾馆的经理白文华,还走访了当年的几位女服务员。
  我与他们联系后,他们都回忆了当年的情景。我想大家对他印象很深的原因和我一样——他是大家见到的第一个外国人。
我敏锐的感觉到,他的第二次来榆,正好是反映榆林改革开放的一个好题材。新闻媒体知道后,一定会认为这是一个好素材。
当我去过市委宣传部和榆林日报社后,对方的回复让我不可思议,他们善意提醒我,还是慎重为好,万一这个人的身份还真是“特务”呢,可别连累了自己。
    既然有关方面不认可,那我就自己写了四篇稿件投到日报社,期望能发个连续报道。可直到威廉一行到达榆林的前一天,我才知道稿子没有发,他们让我重新整修改一下,这就是2003年4月9日刊登在《榆林日报》周末版的《一个英国人眼中的榆林——国际长城协会主席威廉榆林行》的那篇文章。
    面对一系列的不顺利,我并没有泄气。我决心通过我的努力一定要让当年在榆林受过委屈的威廉感受到榆林人民的真诚和友好。
当时,我公司只有一辆车,接待他们一行三人,还有庞大的摄影、摄像器材,车辆都是一个大问题。就在这时,当时的榆林天然气化工厂的总经理马宏玉先生得知了这种情况,提供一辆商务车,全力配合。
还有阳光汽贸的老板党世赢知道我们车辆困难时,又提供了3辆工作用车。
  记得那天去神木北站接站时,我特意安排公司的人制作了一条横幅悬挂在火车站“热烈欢迎榆林人民的老朋友——威廉· 林赛”。与他一行的有中央电视台编导王宝山和摄像助理王海涛,他们说看到威廉来到榆林的神情与其他地方真的不一样,可以说是百感交集。
  更让威廉惊叹的是:我特意为他预定的榆林宾馆207房间,正是十八年前他曾经住过的那个。他进去后走到窗口,告诉我们他当年看到的只有窗外这块风景,当时真是恨不得插翅飞离榆林,这是一个曾经令他十分伤心的地方。
  他真诚的说:“高秋燕,太谢谢你了,让你费心了,专门找到这个屋子真不容易。”
  我说:“没关系,你为中国长城做了这么多事情,我为你做这点事是应该的。”
  他还说,住在这间屋里,当年被困榆林时的情景一下子就浮现出来了,就像放电影似的。十八年前,警察进来呵斥,服务员进来送水,高秋燕进来练习口语,自己在房间里垂头丧气……
  威廉说,在榆林被看管期间,住在当时最好的榆林宾馆,吃的也很好,这里的土豆、豆腐、粉条都很好吃。
    连续几天,威廉一行奔赴镇北台、高家堡、保宁堡等长城沿线,寻找老照片的具体位置。当他登上镇北台的时候,他异常兴奋,他说,十八年了,我不知多少次梦见过镇北台……
记得,当时赶到现场的有原榆林市文化文物局的李博局长,当他得知威廉手中有100多年前的榆林老照片后,就说这些资料很珍贵,也很难得,能为榆林留下更好。同时也希望威廉为榆林的长城保护与修复多加指导。
没想到《榆林日报》的那篇报道引起了时任市委书记的周一波同志的关注,当他了解到威廉一行在榆拍摄《万里长城·百年回望》专题片要在中央电视台播出时,特别要求他将榆林雄奇的镇北台、优美的自然风光和多元的地方文化一并拍摄,并愿意提供更多的帮助。

找到了老朋友,收获了友谊

    威廉得知我为他联系上了十八年前见过的定边石洞沟派出所的姬文强、郝滩林场的冯敬海场长、横山福利院的胡俊山老人后,执意要拜访这些善良友好的陕北人。因此我们专程去了一趟郝滩林场,他给冯敬海老人买了99个鸡蛋,并亲自送过去。见到冯敬海,他说:当年我饿极了,你给我做的那顿有汤有水的鸡蛋,大约12个,是我步行考察长城两个多月来吃得最饱的一顿饭。大家伙都在笑,“有汤有水”的鸡蛋不就是“荷包蛋”吗?
横山的胡俊山老人赶到榆林宾馆见到威廉后,激动地说:我那会儿就觉得你一定不会是“探子”(民间说法)。
威廉来到榆林市公安局去找周吉斌时,周吉斌很吃惊。握手寒暄后,两人坐下来聊了很久。威廉说,那时我很年轻,我有我的梦想,你有你的任务。我的梦想和你的任务发生了冲突,我们就有了一段不寻常的故事。这次来好多了,高秋燕带我去了神木高家堡、榆林镇北台、保宁堡、定边郝滩等地方看长城。这次老百姓还和18年前一样对我非常友好,而警察也不再驱赶我了。
这次来榆,威廉还交了许多新朋友:李博、康兰瑛、段云飞、解永刚、余利平、薛志章、党世赢、曹红霞、徐茂成、李生成、高吉利、李秀萍。
    我的母校——榆林学院特意邀请威廉在报告厅做了一场专题演讲《长城——全世界最大的露天博物馆》,那天晚上,报告厅里挤满了人,就连过道上和讲台前都坐满了学生。威廉用他那标准的英国英语、丰富的资料、优美的长城图片讲述了他作为一个英国人是如何从喜欢长城到爱上长城,从研究长城到保护长城的。
威廉得知我为他联系上了十八年前见过的定边石洞沟派出所的姬文强、郝滩林场的冯敬海场长、横山福利院的胡俊山老人后,执意要拜访这些善良友好的陕北人。因此我们专程去了一趟郝滩林场,他给冯敬海老人买了99个鸡蛋,并亲自送过去。见到冯敬海,他说:当年我饿极了,你给我做的那顿有汤有水的鸡蛋,大约12个,是我步行考察长城两个多月来吃得最饱的一顿饭。大家伙都在笑,“有汤有水”的鸡蛋不就是“荷包蛋”吗?
横山的胡俊山老人赶到榆林宾馆见到威廉后,激动地说:我那会儿就觉得你一定不会是“探子”(民间说法)。
威廉来到榆林市公安局去找周吉斌时,周吉斌很吃惊。握手寒暄后,两人坐下来聊了很久。威廉说,那时我很年轻,我有我的梦想,你有你的任务。我的梦想和你的任务发生了冲突,我们就有了一段不寻常的故事。这次来好多了,高秋燕带我去了神木高家堡、榆林镇北台、保宁堡、定边郝滩等地方看长城。这次老百姓还和18年前一样对我非常友好,而警察也不再驱赶我了。
这次来榆,威廉还交了许多新朋友:李博、康兰瑛、段云飞、解永刚、余利平、薛志章、党世赢、曹红霞、徐茂成、李生成、高吉利、李秀萍。
    我的母校——榆林学院特意邀请威廉在报告厅做了一场专题演讲《长城——全世界最大的露天博物馆》,那天晚上,报告厅里挤满了人,就连过道上和讲台前都坐满了学生。威廉用他那标准的英国英语、丰富的资料、优美的长城图片讲述了他作为一个英国人是如何从喜欢长城到爱上长城,从研究长城到保护长城的。
专题摄影展轰动全球
 
    2007年1月,威廉林赛的主题展览——《万里长城·百年回望》在北京市博物馆如期举办。作为榆林方面的受邀代表,榆林文联党总书记徐亚平、摄影家协会主席张晋国和我共同出席了开展仪式。在会上,我们见到了国家文化部、北京市文化文物局的领导,见到了中国长城专家罗哲文、成大林、董耀会、周幼马等,出席开展仪式的还有路透社、法新社 、美联社、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以及新浪、雅虎、腾讯、凤凰等国内外主要新闻媒体。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次开展仪式上我见到了当年《中国青年报》的摄影记者程铁良。我说,没有他的报道,我就不会知道威廉还在中国;没有他帮我转达信件,也就不会有威廉和榆林后来所发生的故事。他笑着说,这是你和威廉的缘分,也是威廉和榆林的缘分。
当英国BBC的记者了解到威廉在榆林曾经有过这样一段故事后,执意要我接受现场采访,讲述他在榆林的这段“遭遇”。
这次活动后,我个人感受到,长城——这个全球最大的露天博物馆,它不仅仅是中国的,更是全世界的。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没有任何理由去破坏它。过去的这100年来,除了自然、战争的破坏之外,更多的是人为的破坏,尤其是近年来大开发、大建设的破坏。如果再这样下去,再过100年,我们今天所能看到的长城将会从地球上消失,这段长城的历史只能是在书本中读到、在影像中看到。

榆林的荣誉市民

    2007年夏天,威廉和他的家人以自驾游的形式纪念他徒步考察长城20周年。这次同行的还有旅游卫视的专题报道组。他们一家从山海关出发后,向嘉峪关行进。他们经河北、山西进入榆林后,府谷县委和榆林的朋友们在府谷黄河桥头迎接了他们,并举行了简单的欢迎仪式,宣传部部长白雪梅致了欢迎词。随后,他们在府谷进行了深度的考察和调研,并欣赏了当地的二人台节目。
在神木公安局,我们见到了当年那位“全世界最厉害的警察——周吉斌”。威廉对周吉斌说:20年过去了,这次我带我的妻子和两个儿子专程来感谢你,你是我们的“媒人”。如果没有当年在榆林的滞留,也许我后来在北京就碰不到吴琪,也就没有我和中国长城的这段不解之缘。
在榆林世纪广场,市文联组织了一个《万里长城·百年回望》专题摄影展,在开展仪式上,市委书记周一波亲自为威廉颁发了“榆林荣誉市民”证书。
威廉激动地说,他感到很荣幸,这份荣誉太珍贵,从此以后,他得时刻惦记着榆林、惦记着这里的百姓、惦记着这里的长城。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