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俗胜景

他有一个阳光的名字

字号+ 作者:曹洁 来源:榆林日报 2014-04-24 16:49 我要评论( )

凌霄塔,是紧闭老城的一扇门南门。他该开则开,该关则关,开合自若,接纳温润蓬勃,拒绝苍凉荒芜。你若自南而来,打开这扇门,就打开了老城清清明明的前生,佛光

  凌霄塔,是紧闭老城的一扇门——南门。他该开则开,该关则关,开合自若,接纳温润蓬勃,拒绝苍凉荒芜。你若自南而来,打开这扇门,就打开了老城清清明明的前生,佛光普照,万物慈悲。
  他八面凌风,就南而立,立成青砖的风度,高成佛国的高度,凝成一座古寺千年不毁的舍利。这舍利,淬火浴血,守住内核,不留血肉,只存风骨。每个朝夕,他与城北镇北台遥遥相望,一台一塔,连缀老街的六座古楼,贯通南北气脉,蓬勃着老城的生命。
  住在城北,常去镇北台坐坐,却少拜谒凌霄塔,仿佛我与他之间不只有一城之隔。但这南塔北台,与老街连成一体,如一杆秤,平衡在心,从没偏失。一种刻骨的生长之声,若梵音,时时轻叩心底某个柔软的角落,一脉遥远的感觉,骤然近了,又倏忽远了。
  身在榆林,绕不开他。塔下日日车水马龙,人头攒动,但很少有人停下匆匆前行的脚步,走近他,或者远远仰望。老城的土地尚属远古,榆林的生民已走出很远。看似他被遗落了,被逼仄了,被挤在一幢幢高楼之间,几乎无立足之所,但没有一座楼能高过他,高过他数百年的高度,高过他挺拔的脊梁,高出他广阔的领空。他青砖的身体,默然耸立,如一只圣洁的佛陀,直指苍穹,高出高楼,高出岁月,高出烟火红尘,在驼城之南,与镇北台一呼一应,再高出“向明”的温度,孤独而孤绝。
  其实,他更像一个豪放的北方男子,脚踏大地,头顶苍天,迎风而立,笑看朝夕。
  他有一个阳光的名字:凌霄。
  凌霄塔,原名“慧光塔”,始建于唐,至宋庆历五年大修,金皇统五年重修。后毁,重建于明,又名“文笔塔”。原为榆阳寺中之塔,寺在清同治年间被毁,唯塔独存。塔为楼阁式13层砖石结构,高43米,通体砖砌空心,呈八角柱体;每层砖雕,斗拱脚檐,木椽挑角,各层飞檐之上系有风铃,随风摇荡,悠然成韵;塔身第四层中心部位竖立一根直达塔顶的木质通天柱,依层位用放射状八根扒梁与外搪相连。这种结构,国内现存仅此一例,极其珍贵。
  此刻,收录这些文字,如从深井里打捞旧时光阴,很沉,很沉。
  顺着一层层洁净,攀缘而上,抵达与天一样高远的灵境。
  他是扎根大地的塔,却站在高高云端,只为俯瞰老城的过往与而今,守护她朝夕的安宁。小心翼翼地,打开一扇门,再打开一扇窗,像打开一个世界,打开佛国的光,另一个国度的风,弥散成通天的云。苍青的颜、素黛的色、朱红的木,青成砖、素成泥、红成木,青素朱红的大美,美出绝尘风华。
  千年以来,塞北风霜,风霜塞北,他如刚烈的北方汉子,临沙纳砾,巍然屹立,岿然不倒。越来越高的楼层,高不过他的高度;越来越逼仄的空间,侵占不了他的领地;越来越喧嚣的声音,淹没不了他的宁静;越来越嘈杂的人群,荒芜不了他的家园。
  一层层攀缘而上,再一层层退下来。在你八面玲珑、通体空心的胸膛里,我做不到游目骋怀。现世的高楼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挤压、逼仄、紧裹,裹得我有些喘不过气。目光触到你纯木的质地,烈烈着火,这火,隐喻一种无形的毁灭,伤及人类的贪婪。无视自然的人们,以冲天的高度包围了你,把你围困在一座逼仄的围城里,欲颠覆你蓬勃的前世;但你无惧这逼仄,更无惧这颠覆,只擎天而立,若一炷香,一炷燃在佛前的香,青青一缕烟,袅袅。
  就这样矗立吧,凌霄。让匍匐在地的芸芸众生,尚记仰望,尚能易安。
  原来,一座塔的生命,如同一个人的呼吸,白天吸,夜晚呼,一呼一吸,便成一个乾坤、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叫凌霄。(作者:曹洁)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广告合作